Frequently Asked Questions

10/28  《非典型產業:酒店公關X民意代表》

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 ◆日期|2020/10/28 Wed. ◆時間|19:00 - 21:00 ◆地點|南機再生聚落(臺北市萬華區中華路二段364巷22弄地下室) ◆費用|200元 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 ◖ 「大家口中的下海,卻是我們的上岸。」 陪侍業(又稱酒店公關產業)其實是能納稅的合法產業。 但酒店公關產業又與性交易這樣的地下產業有著難以畫分的關係。 因此陪待業與性交易產業一直都在法律的邊緣,長期的被污名化。然而這份工作,一如許多處於灰色地帶的產業一樣,是許多身陷貧窮困境的人沒有選擇的選擇。污名化帶來的社會排除,往往讓本已匱乏的人更加匱乏。 再往前看一些,許多酒店公關在入行之前有另一個身份,是有社工陪伴的青少女或單親媽媽。對社工而言,酒店公關產業是他們助人經驗中很少有機會被拼上的拼圖。 邀請由酒店公關從業者組成的團隊「酒與妹仔的日常」,以及長期關注貧窮議題,年輕時因業界應酬,而不得不把客戶載到酒店再自己回家的台北市議員邱威傑(呱吉),共同在這場對談中,放下對酒店產業的既定印象,重新認識酒店公關從業者們更立體的面向。




10/30 《教育現場:輔導老師X社區社工》

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 ◆日期|2020/10/30 Fri. ◆時間|19:00 - 21:00 ◆地點|南機再生聚落(臺北市萬華區中華路二段364巷22弄地下室) ◆費用|200元 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 ◖ 「你知道嗎?看著一個孩子墜落,對我而言從來都是難受的。」 長期陪伴兒少的社工說,鼓勵脆弱家庭的孩子持續求學,背後有著比漂亮學歷或「競爭力」更重要的意義——當孩子待在學習的環境,便有機會接觸到更多可能性;看得更多、學得更多,他/她的人生就有更多選擇。 當教育被公認為改善現況,最根本的做法時,身處教育現場的老師,以及陪伴兒少的工作者,所看見、經歷的,時常是最重要卻也被忽略的聲音。 貧窮狀態是如何影響孩子的學習? 什麼樣的教育能協助到有需要的孩子? 當孩子遭遇的困境超出自身生命經驗時,老師怎麼辦? 或甚至,當孩子拒絕走入學校,我們還能做什麼? 教育現場有時充滿限制與無奈,有時,也會綻放出美麗的故事。 講座邀請到學校的專任輔導老師、兒少據點社工和長期陪伴脆弱家庭的NGO工作者,分享陪伴孩子的經驗、工作崗位的機會與限制,並與現場聽眾互動交流,討論如何和大家一起織出一面網,使孩子不被遺漏。




11/03 《司法對話:司法官X非行少年、負債者、勞動者》

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 ◆日期|2020/11/3 Tue. ◆時間|19:00 - 21:00 ◆地點|南機再生聚落(臺北市萬華區中華路二段364巷22弄地下室) ◆費用|200元 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 ◖ 「我也希望法律能給我更多空間,避免他落入貧窮的無盡深淵。」 貧窮的本質是選擇的匱乏,而這種匱乏使人與許多合法的選擇擦身而過。   貧窮讓人有更高的機率接觸司法系統,但對多數身處貧窮的人而言,司法是一個非常模糊的概念──警政、司法、獄政沒什麼不一樣,都是政府、都是碰到準沒好事的地方。 「為什麼他明明就已經走回正軌,你又把他判進去,你這不就毀了他嗎?」 「為什麼他明明符合低收入戶的資格,你卻要他提出更多証據證明他是一個窮人?」 「我是他的社工,我知道他沒辦法講清楚自己的狀況,為什麼法院不准我陪他進去?」 貧窮者時常因為各種匱乏,難以為自己舉證; 而法官因為證據有限,只能在限度內,盡可能做出最好的判決。 「身為法官,我們知道判錯就會影響別人的一生,所以總是小心再小心、謹慎再謹慎。但有時候真的沒辦法,因為你當下就只有那些依據,後面有新的證據、事實出來,才會發現原來事情的全貌是這樣。這可能是審判的極限,我們盡力去避免錯判,因為錯判不僅影響別人的一生,也會是審判者一生的懊悔,會成為心中難以抹除的傷痕。」 在這次對話中,我們希望可以撐出一個空間,一個不談論對錯,只是讓彼此的困難現身的空間。讓困境相遇,一同探尋解決的契機。




11/04《面對執法:警察X街賣者、無家者、精神疾病經驗者》

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 ◆日期|2020/11/4 Wed. ◆時間|19:00 - 21:00 ◆地點|南機再生聚落(臺北市萬華區中華路二段364巷22弄地下室) ◆費用|200元 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 ◖ 「我也想幫他,可是我的選項只有槍、警棍和辣椒水。」 許多陷入赤貧的人,如無家者、精神疾病經驗者與街賣者,面對警察的驅離與執法時,常使他們本已匱乏的處境更加嚴重。 幾次與警察對談的過程中,都感受到了警察身上有著許多因為背負著「公權力」與「體制」而不得不武裝起自己的時刻。 但卸下了警察的身分,警察,也只是個人。 他們或許既不想傷害人,也不願意為罰而罰,可他們手握的選項其實有限。 我們試圖讓平常站在對立面的雙方──警察,與服務不同類型貧窮經驗者們的工作者──放下因為過往不好經驗而推遠彼此的成見,重新看到各自的困難,練習尋找能夠共好的解方。





Mitch White

952-393-9684

 

fighting4fitnessnow@gmail.com

7119 Amundson Avenue

Edina, MN 55439

  • Facebook
  • YouTube
  • Instagram